2011臺灣盃國際自行車邀請賽:跟著UCI裁判繞一圈

自行車賽事構成三要素:賽制、選手、成績
版面規則
計時技術僅開放註冊會員
頭像
Blog Admin
Blog Admin
文章: 1230
註冊時間: 2004-12-27 週一 22:08
來自: 碧潭
聯繫:

2011臺灣盃國際自行車邀請賽:跟著UCI裁判繞一圈

文章 » 2011-11-08 週二 21:01

作者:Rose Wu

台灣盃結束,心情好激動,昨天賽後不斷與工作夥伴分享我的所見所聞,在火車上仍一直想著整場賽事。比賽當然精彩,但這次讓我震撼的是國際裁判的風采和專業。

昨日坐在裁判車上,跟著UCI國際裁判紮紮實實地繞了一圈,獲得知識和經驗遠非台灣任何賽事可比擬。畢竟,能如此近身和專業的國際裁判學習,實在太難得。

今年台灣盃邀請到二位UCI國際裁判,分別是來自荷蘭的Martin和模里西斯的Jean。二位皆曾多次參與環法、環義等國際專業賽事,豐富的經驗簡直像寶,挖也挖不完,恨不得有多一點時間和他們學習。

Jean和Martin個性大不同,執法方式也有所差異。Martin隨和,了解台灣目前單車競賽環境和文化,在執法上也相對較人性。Jean執法嚴謹,對於裁判、選手、車隊都嚴格要求,我覺得對於台灣單車競賽環境,他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態度,非常希望他的專業經驗能讓台灣裁判、選手都能有所收穫。因此,整場比賽他都很嚴厲,但我(們)也真的學到了。

儘管個性差異,Martin和Jean對於比賽和執法都有共同的理念:維護選手安全,順利競賽進行。這也是全世界所有裁判的理念,所有規則和專業都因此而生。

這次比賽,有幸擔任UCI國際裁判的翻譯,近身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比賽當日,也跟著Jean一同在3號裁判車上執行業務。一上車,Jean就告知我重責大任,我必須負責無線電通訊,運用雙語(?)進行radio-tour和commissare radio,同時也要進行裁判執法。

壓力好大好大好大。瞬間很破爛的英文,又更破爛了 Q__Q

唯一的好處是坐前座視野超好,可以完全掌握賽事,觀看選手風采,超讚。

•開賽

開賽瞬間,自己覺得有點慌亂。繞行市區二圈、貴賓車的加入,都讓賽事更複雜。Jean非常堅持自己的崗位,雙眼盯著所有的路況和選手,隨時指引裁判車駕駛。

對於貴賓車輛的介入,他始終非常在意,但在我們保證放行點後貴賓車絕對會離開下,他也就接受了。但他也嚴正地告知我們,裁判要有裁判的威嚴,裁判車和選手間絕對不可以有其他車輛介入,以免影響整體賽務。

放行點後,比賽正式開始。無線電隨時傳來各項資訊,Jean或許注意到我的慌亂,也適時提醒我該公布哪些事項,該向隊車報告何種賽況,如何協調。而後,發現部分隊車radio-tour的頻道不準,但也在所有隊車和裁判車的協助下,完成了頻道校正。

開賽不久,15位選手breakaway,我和同車的李教練手忙腳亂抄號碼。當裁判絕對需要耳聰目明,否則總會誤解無線電裡傳來的模糊訊息。

我們都在做中學。漸漸地,我們都逐漸上手,尋找到平衡。一車四人,各司其職。領先集團之後,另一6人追趕集團形成。這次號碼就抄得又快又清楚了,而且迅速向radio-tour公告。Jean鼓勵了一下good job。在自信心很薄弱的時候,這種小小的鼓勵都有很大的鼓舞力量啊。

過了放行點不久,經過鳳林的衝刺點。Jean指點我應該隨時掌握各衝刺點、登山點的選手名單,得到名單後,他說:「now you should announce that at the radio-tour and commissare radio.」我也以中英文向隊車及其他裁判車公告。之後的所有衝刺點、登山點,也就知道如何進行了。

•補給開始

開賽30KM,開放補給。在炎熱太陽下,選手紛紛舉手,隊車一直想往前擠。隊車補給一直是台灣單車競賽時的罩門;選手學不會往後退,隊車一直想超越裁判車,Jean也瞬間看見了這個缺點,馬上開天窗指導隊車,並且要我以無線電告知隊車補給規則。

因為現在仍是大集團,因此隊車不得超越裁判車補給,若選手欲補給應舉手示意,然後緩緩退到裁判車後進行補給。一開始選手總是學不會,死命待在集團中等隊車前來,但在Jean的強硬執行以及國際車隊選手的示範下,大家也漸漸學會了退到集團後補給,隊車補給也就有了秩序。

我一邊看著賽況,聽著對講機,一邊透過radio-tour隨時告知隊車需要補給的選手。但英文老是在亂講,嗚嗚。到底應該說asking for feeding 還是need feeding?need to fed?但英文再爛,大家似乎也聽懂了 XD

而在Jean的指導下,選手在breakaway的隊車也學會與裁判車並排,示意後超車,不再佔用radio-tour請求超越。

選手補給需求不斷提出,補給也一直有秩序地進行。其中,有某位選手的隊車一直不來,我不斷地透過radio-tour呼叫,最後他的隊車回應:「報告裁判車,請告訴該位選手,我們無法替他補給。」

看著該位選手水壺已空,痛苦不堪。我問Jean,裁判是否可以給選手水?Jean很堅決地搖了搖頭說,裁判車都不行,機車裁判也不行。只有中立車(neutral vehicle)可以執行這項任務。最後只好請該位選手透過中立車拿水。

關於補水這件事,我事後問了另一位國際裁判Martin。人性化的Martin持不同意見。基本上,當然只有中立車可以給予支援。但是,每隊隊車只有一台,選手又有領先和落後,很難顧及全部。Martin覺得,只要不會影響到成績或賽務,秉持人性,裁判偶爾也能有些例外。「Of course, we must obey the rules. But there is always exception.」他說。

公平規則與人性,總是個難題。

•登山點

一路上,經舞鶴登山點、玉長登山點。自放行點後,賽事強度一直很高,平路主集團時速大約維持在47-53的高速巡迴。大部分選手在平路都緊緊跟住,僅有若干選手因強度太高而落後。期間亦發生RoboBank車隊車手破胎,找不到隊車支援,而請求中立車支援的插曲。

到第一個登山點—舞鶴,進入爬坡,體力、技巧立見分明。集團前方一路以33KM以上的速度爬坡,無法跟上的選手紛紛落下集團,集團也逐漸瘦身,但還維持大約50-70人左右。主集團和領先集團此時差距大約8分鐘。

到第二登山點—玉長,此路段不僅考驗選手的爬坡能力,還有下坡能力。進入玉長隧道前,主集團仍與領先集團維持8’50”的差距。一出了玉長隧道,集團潰散,分呈若干集團。這時Jean也與狄裁判長溝通,互換位置,由裁判長車看住主集團,我們這車則往前看追擊集團。

這期間,Jean也會不斷與Martin做Time check。以經過的公路里程標示為主,分別看各集團的時間差。下玉長時,主集團與領先集團已經差了12分鐘以上。相差的距離遠到我們二台裁判車的對講機幾乎快聯絡不到彼此。

•膀胱的考驗

下了玉長,也發生了一點小插曲。我開始感覺我的膀胱有感覺了(天啊)。我心想:「慘了,賽程才剛過一半,肯定忍不到終點。」而賽事也很緊湊,我必須隨時交錯使用radio-tour和commisaare radio,根本也沒時間去問上廁所的問題。

後來,實在是忍不住,就問Jean:「I have one more question. If a commissare really needs to pee during the race, what shall we do?」Jean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說:「we shall stop.」我興喜若狂,居然可以停車!!!!

後來,Jean說,其實是不能停,這樣不professional。但我發誓我賽前真的已經上了2次廁所,這種natural call還真的難以預測啊。為了解決我的急迫問題,Jean說,只要待我們追趕上Martin,確認目前賽務進行順利,就可以找個「樹叢」讓我喘口氣。而且,他強調,這個破例絕對不會有第二次。

(嗚嗚,我的膀胱讓我失望了)

於是,我只能一邊忍著,一邊將注意力放在賽事。追趕過程中,一直看見少數選手三三兩兩集結共同追趕領先集團,我們也會待在這些小集團後方觀察一下之後再繼續前行。

過程中,看見二位選手狠狠地跟著一輛隊車。Jean馬上命令我們前行到該隊車旁邊,警告無效後,抄錄選手號碼與隊車號碼。哼哼,跟車可以嚴重違規啊。

之後,我們終於追到Martin和領先集團,確認賽務和領先集團選手人數、號碼後,終於讓我在石梯坪上廁所了(天啊~~~~)。Jean再次強調,這樣不專業,身為一個專業的裁判,膀胱一定要夠強大!

•補給part 2

解決我的燃眉之急後,我們急起直追,追到領先集團後方。此時馮俊凱等4位選手已突圍,集團分裂成領先集團和追趕集團,Martin馬上跟過去,我們則待在追趕集團的後方,持續觀察動態。

過磯崎,路況開始有些顛簸。所幸前一日的領隊會議都已說明,順利通過。在進牛山前平路上,追趕集團也越顯積極,發動了不少次主動攻擊。能夠如此近距離觀察選手攻擊的過程,真的是很過癮。

此時,追趕集團也有選手需要補給。Jean解釋,因為前方集團人數少,所以隊車可以直接到選手旁邊進行補給,但補給結束就必須立即禮讓位置給其他隊車。我們也看到國際車隊非常專業的補給方式。

以我自己所見,法國La pomme車隊就做了很好的示範。La pomme隊車聽到radio-tour呼喚選手需要補給後,就會先將車輛開到裁判車旁請求允許,裁判示意後,隊車往前開到選手旁進行補給。補給結束,La pomme隊車立即靠右,讓裁判車通行,並回到隊車應有的位置。我看了之後跟Jean說:「I believe La pomme shows the professional way of feeding.」Jean也如是說。

賽程進入牛山,爬經第三個登山點。此時已經可以看到一些選手氣力放盡,開始有些抽筋的狀況。而我詞窮的英文再次讓我陷入困境,「抽筋」英文我不會啊,只好告知隊車「選手的腳有點問題(something wrong with his leg)」。Jean聽了之後,要笑不笑地跟我說,那個叫做「cramp」。

Cramp=抽筋。 Get it!

•最終大考驗

下了牛山,進入最後20公里,迅速公布了牛山登山點的前幾名選手(耶~)。這最後的路段,所有選手幾乎都拚了全力。進入最後10公里就要停止補給,結果在10公里指示牌前30公尺,有隊車要求進行最後一次補給,真是太聰明了。

從牛山到海洋公園,是我們交管最痛苦的一段。遊覽車以龐大的身軀不斷逼近我們,我們還請救護車協助擋車,以免危害選手安危。最後遊覽車仍不受控制地一路往前衝 -___- 我們只好商請隊車也協助擋住遊覽車。所幸,最後終於有驚無險地通過這段路,進入11丙,最後的5公里。

最後5公里,領先集團和追趕集團差距漸大。前四名已經呼之欲出,但追趕集團也不斷積極往前,坐在裁判車內,真的對選手的精神敬佩不已。

我們一路看著路標指示牌的數字逐漸變小。最後一公里,所有隊車進入分離道。賽道終於只剩下裁判和選手。然後500m、200m、50m、25m、終點線!

階段任務完成,一車四人都鬆了一口氣。Jean說了一聲well done,也許只是客套,但似乎也就夠了。在所有選手回來、成績公佈之前,我們的一顆心都還懸著。

終於等到頒獎典禮結束,一行人趕回飯店開檢討會議。Jean和Martin都承諾明年台灣盃會再來,我也承諾明年我一定會更專業。

頭像
Blog Admin
Blog Admin
文章: 1230
註冊時間: 2004-12-27 週一 22:08
來自: 碧潭
聯繫:

2011臺灣盃國際自行車邀請賽:從競賽專業出發

文章 » 2011-11-08 週二 21:06

這次臺灣盃,不論是對俱樂部級數的市民選手亦或是民間組織的裁判與工作人員,都是夢寐以求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跟這領域頂尖的PRO同場競技或並肩工作。上面這篇讓大家得以從裁判的角度來看比賽,很有內容,也釐清部分國內市民選手的錯誤觀念,在此轉貼分享給大家。

關於上面提及的違規跟車及補給的處置,剛好在環台賽第八站都有明確的判例,這是網路影片看不到的門道,也不會是對方選手不在意,只想好好來場終點對決的謬思,競賽秩序的維持除了裁判外,也靠集團中的每位選手。在公路賽場上,裁判的執法重點在主集團及更前面的追趕集團與領先集團,對於掉出主集團又不影響成績(團隊、個人)的落後選手,就無需用放大鏡來檢視。先來看看這次台灣盃賽事剪輯:





這次莫負責賽事的計時與成績,所做的規劃及準備都與俱樂部聯賽不同,全以Pro level為考量,也忙到沒時間看看職業隊的用車或觀察其運作模式,也不可能有機會擔任機巡裁判沿途看Pro的騎法戰術,更沒那可下場完成200km均速41.6km/h高強度賽事的實力,對這場比賽的瞭解還是回來後看FB以及單車身活分享的照片,身在現場卻又陌生,很怪的感覺。

雖然如此,在賽務的技術層面確是有滿滿的成就,並得到兩位UCI裁判的大力讚賞。前一天,我們這計時小組還在墾丁為IRONMAN 70.3 TAIWAN執行計時工作,比賽結束確定頒獎名單後,隨即趕赴花蓮,繞了近半圈的東海岸線,到花蓮已是深夜零時。立即轉換心情準備計時模組,總排名、國內排名、車隊排名、衝刺衫積分、登山王積分已不知在腦海裡轉過多少回。賽後回到亞士都,在大廳聽到Rose興奮的在跟我們分享裁判車上的經歷,明顯感覺到那對她的震撼,經由她的轉述,莫也是聽的興奮,直希望Rose再多說一些,此時發現Jean和Martin在大廳另一邊,就請Rose幫莫介紹一下,沒想到Jean一知道莫的身分馬上就說.......(內心:那如獲知音的肯定,好欣慰)

此外,本次臺灣盃不僅使用符合國際賽事規範之RFID競賽計時系統來執行大會計時外,亦搭配在環法及環加州等職業公路賽中均有使用的PHOTO FINISH終點判定攝影,在國內除了環台賽級數的國際賽事外,這是相當罕見的終點計時規格,只是操作PHOTO FINISH的廠商,在專業與敬業間有很大落差,對公路賽不甚了解僅空有專業硬體~可惜,待有時間會在「成績計時」中專篇分享。

後記:

臺灣盃圓滿落幕,看似將國內的自行車運動向國際推進一大步,但看在兩位外籍裁判的眼裡,我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而在賽後,有網友從FB上的參賽分享發現有國內車隊之出賽選手(213、254)與名單不符,且未滿19歲,若屬實則會有兩個影響。其一,車隊至少須有一員完賽始有補助;其二,基於青少年保護,未滿19歲不可參加MU及ME組賽事 ,且在單日賽中MU組最大競賽距離還不得超過180km,以臺灣盃之定位及目標,這是不允許發生的,出賽前的選手證件查驗,包含領隊職員等,甚至是驗車,都有制式流程,在此提出供主辦單位、隊經理及領隊省思。

參考連結

自行車運動基本概念Part I:認識UCI http://www.xindiancyclist.tw/viewtopic.php?f=12&t=1122
環台賽第八站:荷蘭違規遭罰    http://n.yam.com/msnews/mkarticle.php?article=20110327012458
990420扭曲的競賽公平       http://www.xindiancyclist.tw/viewtopic.php?f=26&t=1147&p=4663#p4663

圖檔
這是兩位跟車被登記違規的選手,下次不要再拿Pro跟車的影片或照片就說規則是可以允許跟車的說詞來搞笑了

圖檔
看裁判長的身體面向也是工作方向,主要在維持競賽秩序,控制隊車,這張有拍到Rose

圖檔
最後四人衝刺,看最後25m馮俊凱似乎已經放掉...

#1 1106台灣盃 (5).jpg
圖檔

#3 1106台灣盃 (8).jpg
圖檔

#5 1106台灣盃 (9).jpg
圖檔

圖檔
與Jean和Martin合影留念,開心獲得他們的肯定


回到「競賽三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