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26自行車賽事之風險管理與作為Part 1:主辦單位篇

自行車賽事構成三要素:賽制、選手、成績
版面規則
計時技術僅開放註冊會員
頭像
Blog Admin
Blog Admin
文章: 1230
註冊時間: 2004-12-27 週一 22:08
來自: 碧潭
聯繫:

100226自行車賽事之風險管理與作為Part 1:主辦單位篇

文章 » 2011-02-26 週六 00:05

以安全帽為引進入主題談賽事風險管理,早期的UCI賽事沒有強制選手配戴安全帽,充其量是選手戴著輕質的泡棉帽或皮條帽,防護性欠佳。而在一般地區型的入門賽事中,卻可見所有選手統一配戴防護性較佳的白色保麗龍安全帽。為何會有這樣的差別?分析其原因可能是主辦地區型賽事的規劃者清楚知道競賽風險與參加者程度間的關連性。

觀察UCI賽事近二十年的改變,從無強制選手配戴安全帽→選手自發戴皮條帽→強制配戴安全帽(2003,登山終點前5km可不戴安全帽)→規定全程配戴安全帽→計時帽也需有發泡襯裡保護(禁用蛋殼計時帽),這樣的歷程顯示UCI有在觀注這安全議題,並主動納入賽制落實執行規定,就算是技巧高超的職業選手也避免不了自行車競賽的危害風險。這競賽風險除了來自速度,也來自自行車特有之運動方式,一但失去平衡,頭部與地面的距離最遠,加上速度慣性,若頭部先著地,那衝擊危害可以預見,就算護了頭部,身體雙手下意識的防護動作,也極可能造成手骨及鎖骨斷裂...等等,所以安全帽為自行車競賽之首要個人防護裝備。對選手而言,戴與不戴安全帽,是被動的遵守與當時現狀的習慣,或許過程中會有職業車隊抗議安全帽會影響選手爬坡成績以及散熱不易造成中暑等不便,但與可能造成的危害風險相比,是利大於弊。1995年環法第15站庇里牛斯山區下坡路段發生Motorola車隊Fabio Casartelli意外身亡後,大家開始驚覺,也引發各界對選手是否該強制配戴安全帽的爭議,只是這安全帽爭議早在1991年之Paris–Nice就已經爆發。遲至2003年,Cofidis車隊Andrei Kivilev於Paris–Nice第2站與隊友相撞因頭部撞地造成頭骨破裂(註1),UCI開始決心強制選手佩戴安全帽。

或許以現今的事後諸葛,這爭議已不存在且有明確發展,戴安全帽參賽是理所當然的"現狀"與"習慣"。大家都知道安全帽有保護頭部的安全功能,也是UCI規定所以遵守(被動),可這歷程改變的緣由探究與推動改革第一步所需的遠見魄力(主動),有多少人看到?這是電視轉播、賽事評論、賽事簡章、技術文件中所看不到的KNOWHOW,也是賽事規劃者應具有的多面向能力之一,除了基本的競賽專業,還有風險管理的能力,管理包含了發現問題、分析成因、擬定對策、預防執行、成效檢討等必要步驟。可個人長年觀察並親身參與以來,發現國內民間賽事主辦單位或其規劃者在風險管理與安全作為上,普遍只做半套,不外乎是以事前告知或切結告知方式,又或被動消極的僅靠公共意外責任險或旅遊平安險做理賠善後,而競賽風險這部份還是國內各類保險中未列入且不完善的弱項。歸納其原因不外乎是規劃者無法跨出體育競賽的本位框架,尋求或學習領域外之專業,所以不知也不覺,無法思考如何在現有模式中納入創新的積極安全作為去降低全民賽事風險,又在管理作為方面,是否落實後續追蹤紀錄、交接及案例宣導...等,不知早已落後公部門許多,實為可惜。

把時間倒回1995年的安全議題,置身當時的你會是反對強制選手佩戴安全帽,執著UCI並無規定(或不需規定)且此舉會影響選手發揮的多數?還是能預見並清楚知道風險強度並能跳出既有框架主張應強制選手配戴安全帽的少數?

註1:兩場意外的發生也間接或直接影響隊友拼戰意志
   Fabio Casartelli(1995)之於Lance Armstrong的第一個環法總冠軍。
   Andrei Kivilev(2003)之於Alexandre Vinokourov拿下Paris–Nice總冠軍。

要因分析

要因分析手法有事故樹分析(Event Tree Analysis, ETA)、失誤樹分析(Fault Tree Analysis, FTA)、特性要因圖(Cause-Effect Diagram, CED)等,是以圖示描繪的方法表達結果(特性)與原因(要因)間的關連,可經由共同討論、統計投票或影響強度等分析方式辨識出每個可能發生危害或讓安全失效的的主要原因及次要原因,層次區分出來對問題的成因就能透過圖型一目了然,據此依序擬定對策。透過特性要因分析所呈現出來的圖像近似魚骨結構,因此特性要因圖也稱魚骨圖(詳下圖示意),是近代常見的分析手法,在這裡個人建議採原因追求型分析,探究為何會發生(Why),魚頭在右。

一般而言,要因分析之步驟大致依序為資料蒐集、危害辨識(歷史案例/實務調查/現場巡查)、風險評估(頻率分析/後果分析)、判斷風險接受度(若損失或影響是無法承受的則進入下階段)、風險控制與策略選用。就個人所知概要列出可能引發危害之原因如下,大家可集思廣益,深入細微如蝴蝶效應或進一步發現危險連鎖,畢竟國內這二年熱潮至今,民間賽事主辦已是多樣多元,不再是先求有,賽事除了要技術專業外,更應該要開始思考管理與執行的精緻化...soon

行政面:事前告知(簡章內容/重要事項公告/領隊會議)、賽道規劃、現場履勘、賽前巡查及清理、警告標示、人數控管、
    秩序及交管(警力/工作人員)、心態與專業能力(決策者/規劃者/執行者)。
賽制面:分級(能力/年齡/性別/車種)、強制與限制條件、罰則規定、裁判執行、專業資格(裁判講習/安全教育/技能檢定)。
環境面:周邊負荷(自然環境/道路/人數/醫療/消費)、地形天候、用路人駕駛習慣。
選手面:實力經驗(團練/參賽經歷/活動類型/營養補給/作息調整)、加入車隊、勤前教育、器材(檢查/保養/熟悉)、
    詳閱競賽公告及手冊、防護裝備(安全帽/護目風鏡/手套/有袖車衣/護具護甲)。

PS:不知這樣的辨識分析及策略建議是否有成為論文研究的價值?嗯~還是交給有熱情也具相關專業的能人志士煩惱好囉。

案例一:黃金小鎮城市下坡賽

此案例可從2010年底的鳳山水庫下坡賽說起,從網路討論得知部分參加者對於主辦單位要求需著完整防護裝備包含護甲始能出賽之規定不能理解,其論點是主辦單位外行跟不上國際,網路影片上的UCI賽事哪有下坡選手穿謢具及護甲的。

以UCI賽制及DH之服裝與防護配件規則來看,除硬性規定之全罩式安全帽、禁用萊卡緊身車衣外,其餘全指手套、護頸、護甲、四點防護具、長袖耐磨車衣等皆列為強烈建議防護,由選手自行判斷選擇。這樣的判斷選擇是在選手具有足夠專業與技術能力之前提下。換個角度,UCI所舉辦及規範的賽事至少都在國家錦標賽以上之層級,參賽選手是一時之選,需檢具選手證也具有一定程度(資格賽/足夠積分)及加入車隊有職業保險之專業選手,也就是說這些選手有足夠的專業去做這樣的判斷選擇。而UCI除具體規範選手裝備外,也另外要求主辦單位有權有責盡一切手段維持競賽安全並執行必要之防護作為,這些是國內愛好者無法從YouTube、Vimeo、或pinkbike網站上看到的內涵,另外,想必國內DH愛好者也還不知道UCI基於安全考量(其中也隱含影像轉播授權之利益考量),已禁止選手於下坡賽使用頭盔式攝影(註2),縱使城市下坡賽(Urban Downhill or Downtown race)與UCI規範之下坡賽(Downhill)不盡相同。相對於國內環境、主辦單位能力與參加者實力,個人是看不出有何可與之相提並論之處。檢討此一問題成因,主要可歸於裁判未落實賽前裝備檢查與執行規則,以及主辦單位之專業欠缺,無法明確判斷現場狀況並第一時間嚴謹正式的回覆參加者抗議,以致產生爭議,其次則是參加者對比賽之認知不足。主辦單位制定規範由裁判據以執行,裁判在不違背賽制規則前提下執行裁量權,如有超出裁判裁量之爭議需向上進入審判委員會之共同審議程序。

此護甲爭議在2011年1月之黃金小鎮城市下坡賽時有了明確對策。主辦單位於規則中強制穿戴護甲,並建議參加者使用護頸(長久以來的冷門商品頓時銷量暴增),簡章中亦有說明參加資格條件作初步篩選,於當天現場執行時,設有專人專責於本山五坑入口檢查選手裝備,符合規定之選手方能進入礦坑到出發點準備,這安全作為及態度值得肯定,在選手方面也觀察到幾位國內頂尖選手於平日練習即有穿戴護甲及護頸之習慣,除具示範作用外,也表示主辦單位的影響正在發酵。唯個人現場觀察,黃金下坡賽仍有很大之進步空間,如賽道規劃僅考量設計挑戰性高之變化,雖有納入轉彎以減緩選手速度,但完全未見重點標識及落差或跳台兩側之安全防護,跳台角度方向也有問題,愈高難度的賽道就需要愈高規格的安全要求,這需要真正的專業。再看現場圍攔,使用了有硬質銳角(未加以包覆)之金屬柱桿及三腳架作為賽道區隔,稍具工安概念者都能輕易看出問題(此安全概念也與UCI對賽道標示及防護之材質規範相符)。且下坡終點後之煞車距離受限於場地,不足於UCI規定至少30m之空間(2011規範增加為35m,可見此重要性),再者主辦單位並未就頭盔式攝影機之使用做任何規範或提醒告知選手小心注意,這些都是日後檢討參考之處。

PS:記得當日賽道規劃者告訴工作人員,終點可再往後推(現場已不足15m),讓選手衝的盡興些,不用擔心,他們都煞得住...
  好在當日大雨致使大跳台下方草地泥濘,吸收不少選手最後下衝之力,減緩終點衝刺速度。

註2:2012年UCI再次修改4.3.014條文,由原先禁用之Helmet cameras改為禁用Cameras。
   不變的是依然禁用金屬支架作為攝影機之固定,但允許綁帶及魔鬼氈類的固定方式,其中商業考量與本篇安全主題無關就不探討。

案例二:全國俱樂部聯賽序幕站TTT

是否該使用計時把、碟輪等專業計時器材?這爭議從去年首次舉辦開始,不少莫認為應該有相當專業之選手大批主辦單位禁用碟輪之規定,讓莫感到訝異。俱樂部聯賽序幕站的計時路線由金山區漁會出發沿北海岸公路往北約12.5K折返,全線為多風之開放道路環境,TTT賽道為單向管制,利用單向雙線(一車道去一車道回)車道封閉管制供賽事進行。預測可能之狀況,是單一車道上時有超越與被超越的機會,若參加選手實力落差大或車隊目標設定不同,此狀況將更為頻繁,也就是說雙線車道可能有到二二並排交互而過之機會,此一預測也在個人去年實際下場參賽時得到印證。

進入步驟二,經由要因分析手法,可簡單歸納選手使用低風阻器材之風險要因有:選手(控車能力/臨場反應/團隊默契/經驗技巧/競賽倫理)、裝備熟悉(碟輪/計時把/計時車)、環境條件(地形起伏/風速風向/賽道狀況)...等等,當然也包含上述如主辦單位之行政面要因。綜合判斷後進入下步驟,其影響結果是否可承受?或可交由選手自行判斷選擇?這案例並無標準答案。車隊教練或選手僅需考慮自身要因,又或是部分車隊參賽目的與心態並不全是出於專業判斷甚至是能力尚不足以做出專業判斷之時,主辦單位能否作全方位考量藉由嚴謹的分析評估流程作出決策,除考驗決策者能力外,也顯示主辦單位之負責態度。此外,個人認為國內主辦單位應負起教育及安全防護之責,國內自行車運動環境正在起步,辦的多或相對的專業不表示真正專業,競賽兩大原則就是「公平」(註3)與「安全」。

從競賽技術面來討論,2010年TTT賽後,詢問當天冠軍(均速44.7 km/hr)的捷安特亞洲隊林文進教練,為何不使用碟輪?林教練的回覆是海岸公路環境並不適合使用碟輪,除非均速可達50 km/hr以上,才有**效應抵消側風影響。此論述也與個人在YouTube上看到的幾場UCI公路TTT結論相同,其中某場在卡達?沙烏地阿拉伯某地(平直臨近海邊之沙漠公路)之團隊計時,職業隊清一色僅有連身車衣與深板輪之變化。後碟輪之使用雖然在計時成績上有正面幫助,但仍要視當時環境條件選擇性使用,此外碟輪會是計時成績的首要決定性條件嗎?當然不是,隊型戰術及團隊默契,個人空力姿勢與計時技巧會是先決條件。而在器材方面:計時帽、緊身連身衣、低風阻姿勢、前低風阻輪、鞋套、水壺架位置以及是否放置水壺...等,其中某幾項的個別影響甚至大於後碟輪的使用,至於成本效益分析就更簡單了。有時間會陸續補上國外文章之摘要參考...

能從安全管理面來探討,是國內主辦單位普遍欠缺的專業能力,所以僅就事前告知部份於簡章中告知選手賽道環境狀況請選手斟酌使用,只是事前告知是安全管理的第一步,其後還需有具體的防護作為以及預防應變作為,可以是現場加強標示、防護或資訊發布,也可以是透過競賽規則加以規範或限定資格,而一般國內主辦單位最常採用的具體作為就是要求選手簽具切結書,這落後也消極的作法在其他領域(職業災害/醫療糾紛/消費爭議)早已證明可被推翻也不足夠,在意外發生後的事故調查及責任釐清,「乙方有無這樣的專業能力可作判斷?」也會是調查的重點,若甲方本身具競賽專業都無法做判斷或清楚不建議使用,又何以交由競賽經驗與能力不比菁英的市民選手自行選擇,這也與現今部分市民組選手反對分級卻又處處要求比照UCI Pro待遇之狀況類似。

個人對序幕站北海岸TTT使用低風阻器材之看法是:對不同層級能力之選手可有不同之規範,此舉較全要或全不要的簡單行事來得可靠有效,在UCI所架構的自行車運動中,隨處可見不同級數不同的規格要求及資格限定,只是這些規章文字後面的思維,你們看到了嗎?

註3:菁英車隊之TTT組成最少要有二名菁英(R1/R2)選手與要有半數是菁英(R1/R2)選手,在競賽公平的意義上是不一樣的,
   後者較為公平。(有多少實力就組多少人數的隊伍-比例原則)

案例三:終點管制 (2011.03.22 update)

參考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bGJVrfoCBMI
2011環台賽第三站桃園終點記者攝影區之規劃,以公路賽來說,一般平路終點前300m後100m為管制區,只有大會人員、裁判、醫務人員、官方授權媒體得以進入,且須注意人員於管制區內需倚靠賽道兩側,以維選手衝線及相關人員之安全。

經由網友所拍攝之環台賽桃園站終點影片看到,從安全管理的角度,無須競賽專業就能判斷這終點有明顯的安全疏忽,由影片左側兩頂帳篷及約八座金屬護欄之參考長度,目測右方媒體記者僅在終點線後方約8-10m左右的距離(佔用1/4賽道),且終點過後左側僅有簡單之交通錐區隔賽道,雖說緩上坡終點可視情況縮短管制區及媒體區之範圍距離,但影片中似乎可見集團最右側選手有因此受到影響而改變路徑(工作人員有外推媒體群的動作),又通過終點後是一個左彎(與媒體記者所站位置同側),這樣的終點規劃疏失理應不該出現在UCI級數的比賽中,更不能以在某些更高級數的賽事中也有類似情況為理由來說這是正常的,若環台賽有意爭取升級,於賽事規劃與行政管理上需再多花心思。若受限現地配置無法規劃出有效的安全空間,可於終點正前方(網友拍攝影片所在位置)之彎角外側護欄架設媒體專用台(低於2m依法可不用設置護欄)。媒體記者拍攝時其視野是侷限在鏡頭方寸中,此時對週遭環境之查覺力最薄弱,需要第三者協助注意,這也是風險最高之時,專業主辦單位應先從安全管理角度規劃出一有明顯區隔且不受干擾又能得到良好拍攝效果之專區,此一問題也突顯出終點主任在競賽管理面之必要性及重要性,而國內公路賽事往往自動省略了這十分重要的角色。

此站若無前面幾位先進終點之領先選手,大集團之終點競爭勢必更加激烈,競賽的二大原則就是「公平」與「安全」,均是不能妥協或便宜行事的!

PS:印象中於民國79年的高雄市區運會,領先群六位選手於終點前的最後衝刺,因逆光刺眼看不清前方而撞上站在賽道上的終點裁判之重大意外,造成李姓裁判重傷昏迷,公路賽終點具有相當之風險,賽事主辦單位不可不慎。

案例四:隊車

參考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PKTzvF81gFA
公路賽場上除了自行車選手間的激烈兢爭外,同時還有另一場競爭也在進行,那就是各隊的支援汽車..soon

案例五:其他

如天母公路繞圈賽的稻草堆設置、台南紅瓦厝越野賽的風險告知(除賽事簡章之注意事項第7點(註3)部分內容外)與賽道標示防護...都有不同於國內其他同類型賽事的安全創新,可供借鏡,要跨出這第一步並不難。難就難在主辦單位對「公平」與「安全」的認知為何?又是否知道自身的程度在哪?若自我感覺良好,是很難接收外界的新知甚至是無法分辨專業,因為認知上已與專業有段落差(ex.醫生的保健觀念與一般民眾的觀念、消防員的居家防火觀念與一般民眾的居家觀念),官方權威是基於專業求精的技術與責任執行的魄力,就算是單位成本優先,也是在充分分析後,納入所有可能風險之外部成本與本身應變作為之內部成本。或許,某些主辦單位還停留在增加工作人員要花多少錢、標示及防護設備要花多少錢、多增設救護點要花多少錢、廠商贊助與報名費收入是否足夠支應...的落伍成本計算法,希望這僅是個人偏頗臆測,把逐年增加的投保費用現在就拿來做些有實質效益的安全作為才是全成本分析的精義。

PS:紅瓦厝越野賽緣起於對運動的熱愛熱情進而推廣教育MTB本該就是要越野的騎乘觀念,是寓教於樂的非營利嘉年華盛會,
  只是往年的限額300人在今年增加為500人,雖不知立意為何,但也讓連二次參加的莫有些擔憂,持續觀察ing...

註3:關於「參加者如發生不可預期之意外,不得以法律訴求追究主辦單位及其他車友承擔事故責任,並願放棄求償權利。」
   個人認為仍有討論空間,雖是非營利,但中華民國憲法(第十六、二十二、二十三條)有保障基本人權,又民法第16條:
  「權利能力及行為能力,不得拋棄」。也就是說年滿20歲的公民,該有的權利與該負的責任都跑不掉。
   因此事發責任應該是不需要刻意放大或能事前予以切割的,重點是"義務",事前告知的義務,經公正第三方釐清判定,
   才是可確定的責任歸屬。

小結

以全民為對象的自行車賽事需要更多更細的規範,明確規範並落實執行是理所當然,因為參加對象是一般民眾而非UCI級數的專業PRO,賽事主辦單位亦身負有教育市民參加者之責,以及維護競賽秩序之義務,這是主辦單位應有的體認。

而針對UCI未定事項,UCI亦有條文允許及授權主辦單位執行必要安全作為。UCI規範是給有實力參加UCI級數賽事的選手所遵循(這個層級的選手自然懂得顧及自己的安全),然而世界各地之地方賽事,除賽事規則比照外也會考量當地參加者對象而有符合當地特性之該場賽事單行法,只要不牴觸違背。這類單行法在很多國際賽可以看到,一般會稱特別規則,也可以說是UCI規則下的單場施行細則。

風險管理在自行車競賽領域或許是很前衛的概念,但在其他如醫療、經濟(財務/投資)、公共政策、工程(環境/安衛/資訊)、保險精算...等領域確是普遍的認知,有相當多的流程模式及學理可供參考,國內主辦單位有必要放下既有認知多方學習,尤其是有效之風險管理手法,透過系統性的分析流程,辨識出危害因子,不能再靠人云亦云的個別討論或僅從傳統競賽角度便下決策,基本上這樣的心態與決策模式就是風險。與其無所為的倚靠保險補償或鑽研免責聲明的寫法,不如正面去探討競賽風險的成因,研擬對策落實執行預防措施,跳脫早期反應型的被動應變,主動型的具體管理是刻不容緩,而追求完美型的風險預知及防範是努力的目標。欲學習者可先由風險管理模式相近的保險精算或環安衛工程開始,以上希望能提供各賽事決策者、規劃者與執行者不同的思維面向。

個人內向,以為頭銜或經歷乃表象不足為奇,言之有物即可,但多次與不同對象討論中,發現仍有先入為主的背景價值判斷,因此厚臉皮列出相關資格輔以現場多年之實務經驗與所見案例,雖不代表能專精深入,至少有向主辦單位提出具體建議及資料蒐集之能力,可與有興趣夠熱情之朋友共同討論學習。
現場安全衛生監督人員訓練合格
消防管理人訓練合格
保安監督人訓練合格
特定化學物質作業主管
乙級安全衛生管理員
乙級毒性化學物質專業技術管理人員
甲級安全管理師...ready next
甲級廢水處理技術員
甲級廢棄物處理、清除技術員
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碩士學位
民國100年北市模範勞工

延伸閱讀

自行車賽事之風險管理與作為Part 2:CPR+AED急救訓練    http://xindiancyclist.tw/viewtopic.php?f=12&t=1330
全國俱樂部聯賽安全會議:保險保額只是補償,非安全的保障 http://www.xindiancyclist.tw/viewtopic.php?f=9&t=1120
全國俱樂部領隊會議:提升參賽安全之具體作為       http://www.xindiancyclist.tw/viewtopic.php?f=9&t=1111
活動主辦單位的迷思:參加人數              http://www.xindiancyclist.tw/viewtopic.php?f=12&t=963
自行車競賽會發生意外事故之原因:01網路討論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367&t=2040614

參考資料

行政院研考會-行政機關風險管理專業研習班
紅瓦厝盃MTB友誼賽簡章              http://www.redhouse.url.tw/2011MTB/index.html
現代風險管理                   http://www.scribd.com/doc/26698471/
勞工安全衛生研究所                http://www.iosh.gov.tw/
維基百科                     http://en.wikipedia.org/wiki/Bicycle_helmet
Time Trial公路計時賽參考彙整            http://www.xindiancyclist.tw/viewtopic.php?f=9&t=1222

圖檔
危害要因分析示意圖(資料來源:勞工安全衛生研究所)

圖檔

圖檔


頭像
Blog Admin
Blog Admin
文章: 1230
註冊時間: 2004-12-27 週一 22:08
來自: 碧潭
聯繫:

100330自行車賽事之風險管理與作為-參考德國環科隆大賽

文章 » 2011-03-30 週三 19:01

提醒:主辦單位所欲免除責任之前提也許在相關規範及免責聲明背後,還做了為維護參加者安全之實際作為,像是路線選擇、標識清楚、定期檢點巡視(留有紀錄)、保險完備、專業認證或簽認、事前風險告知、設施基礎安全防護、路面無穿刺物、交管安排....等等盡可能的完備,注意每個應做而未做的細節才有可能釐清免責,並非單靠我們片面所見之"參加者自負全責"或"放棄法律追訴權利"...等斷章文字而不做其他,主辦單位的工作準備內容並不會寫在參加者須知文件中,我們要學皮更要學骨。

以下感謝在德國的車友jobinobi分享:
http://www.rundumkoeln.de/index.php?opt ... &Itemid=55
http://www.rundumkoeln.de/index.php?opt ... &Itemid=56
jobinobi 寫:舉「環科隆」UCI 1.1 賽事(含 race for everyone,德國 C 級以下,截至二月中已逾 2200 人報名)為例:

大會對參賽最重要的要求是:個人應為個人安全負責。

一旦報名參加,個人應為個人訓練是否足夠,是否有醫生判定健康狀況(需能事後舉證),器材是否能安全上路(如煞車功能,輪胎偏擺)及維持上路時集團內的安全。器材損害,個人受傷不為主辦單位或舉辦城市設施不足之責。

主辦單位也一併要求如:
禁用碟輪
計時賽把
玻璃瓶(哈哈,弟還是很愛 70 年代的啊)
安全帽需符合歐洲測試標準,無帽禁賽。
特殊車種(不贅述)
服裝無限制,但不應有造成危險的可能。禁上半身裸騎(哈哈,下半身勒?)

集團上路安全(超車,阻礙等等)與判定類同 UCI 與 BDR (德國自行車協會),但依然強調「個人」負責任的騎乘為最最該注意的。

因為比賽會有封路,交管。不同比賽長度會限制參賽人的平均速率,交管得隨時把人強迫 DNF:
67km - 25km/h
127km - 28km/h
(含補給時間)

某些路段,會特別控制未達平均速率遭關門的落後者,這些人,若沒上收容車,會在該處由工作人員給予小抄指引回到終點的最近路線(不過依然是 DNF,且安全自負)

jobinobi 寫:雖是 1.1 賽事,但主辦單位不是騎協。在德國,絕大多數類似的比賽(除如德國國家冠軍賽)均是由在地某俱樂部主辦的

對於道路安全,或器材安全是規範在交通規則裡,不過有附加但書,比賽時可不受限。如主辦單位有特別規定,以主辦單位為主,考量是主辦單位申請活動時,需提出申請並接受審查,以此可以避免主辦單位漏掉引用避免危險的規定。

頭像
Blog Admin
Blog Admin
文章: 1230
註冊時間: 2004-12-27 週一 22:08
來自: 碧潭
聯繫:

近年賽事意外法院判例

文章 » 2013-07-11 週四 23:26

蘋果日報 寫:
鐵人賽衝太快 騎士撞人判賠40萬
2013年07月09日 17:25

【丁牧群/台北報導】鐵人三項運動協會2010年舉辦洲際盃暨全國錦標賽,王姓參賽者在自行車項目全力衝刺,不料在宜蘭梅湖路右轉大埤路時,因離心力而越過道路中線,把對向車道的許姓選手撞成肋骨骨折併血胸。許男認為大會規劃的比賽道路過於狹窄,才會導致王男衝太快而越線撞到他,因此向鐵人三項協會及王男連帶求償80萬元。

高等法院審理時,鐵人協會與許男和解,法官審理認定,協會在賽前有提醒選手「在轉換區、供水站、轉彎角、狹窄處、折返點等處特別危險,為確保安全,應減速通過」,且以三角錐加上橫槓,置於道路中間為中線,並無疏失;但王男肇事時是當天第三度騎過該路段,應知該轉彎處若不減速可能越線撞上對向選手,因此判決王男有過失須賠償許男40萬元定讞。


回到「競賽三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